名稱
電郵
EN
《我們都成為了符號》
詩影像劇場
 
詩/影像 導演:胡恩威
特邀演出:川口隆夫
英文翻繹:廖端麗



川口隆夫 (東京.舞蹈家/表演藝術家)

1962 年出生,現於東京居住。學生時期開始接觸劇場及學習默劇。曾在西班牙留學一年,於1990年歸來後與舞蹈家吉福敦子共同成立了ATA DANCE舞團。1996年加入多媒體表演藝團蠢貨,曾參與演出包括《Or》 (1997)、《Memorandum》 (1998) 和 《Voyage》 (2002)。2000年開始個人創作,發掘跨越劇場、舞蹈、視覺影像及不同藝術類型的演出。曾合作的藝術家橫跨各個領域,包括山川冬樹、伊東篤宏、真鍋大度 (Rhizomatiks) 和藤本隆行 (蠢貨)。2008年開始創作環境獨舞系列《完美人生》 (A Perfect Life) 系列,其中第六部作品《由沖繩到東京》獲邀於第5回惠比壽映像祭(2013)演出。2012年以舞踏創立人之一土方巽的文本為靈感創作《The Sick Dancer》;《關於大野一雄:複訪舞踏大師的代表作》於2013年世界首演,2016年於布魯塞爾 Kunstenfestivaldesarts 演出,2016-17年度獲NYC Bessie Award提名,2018年10月於巴黎秋季藝術節 (Festival d’Automne à Paris) 演出,並於柏林、洛杉磯、聖保羅、曼谷等全球逾三十個城市上演超過七十次,至今繼續於世界各地巡演。最新創作包括以1960年代美國社會學家韓菲瑞斯對公廁中男男性行為研究為基礎的作品——《Touch of the Other》(2015,洛杉磯;2016,東京) ,以及個人演出《Blackout》 (2018,東京)。

《我們都成為了符號》

我們都成為了符號
在符號世界裏面的一個符號
一個角色一種影像
一種交換一種計算
一和零的零和一
一加一是一切
零加一是一切
我成為了你成為了他成為了她
也成為了我們他們
我就是世界世界就是我
只有我只有我
世界只有我
人生什麼都可以
可以 一定可以
什麼都可以
理想成為一連串的文字
一句句的口號
五講四美
我們的歌聲
我們在快跑
我們在跳高
我們在走路
一步又一步
我們在高樓中
我們在大海裏
我們是水我們是火
我們是山我們是風
那個時候
那個場景
那次笑聲
那種風景
一片的藍色
一片一片的已經成為一度淡淡白色的記憶

一場遊戲一度光
政治的政治
政治成為了遊戲
符號的遊戲
語言的遊戲
文字和語言成為了一件一件的兵器
不斷在破壞
不斷在重組
世界變得好了
更好了
好風如水一樣的好
明月如霜一樣的明
不破不立
天下大亂
天下大治
無法無天
為人民
新世界舊世界
英雄狗雄
天才白痴
沒有一百年的孤寂
也沒有什麼一千年一萬年
一萬年一萬年

只爭朝夕
大江東去上載下載
當機開機
零和一的後後後後現代世界
錯與對的沒有和沒有
一秒鐘太多
只爭朝夕
春花秋月風花說月
慾和望
記和憶
道與理
生與死

我們的一切知覺
我們的笑我們的哭
我們的失落
我們的淚水
都成為了⋯⋯
成為故事了成為影像了

成為聲音了成為烈火了
什麼都是沒有什麼是真
什麼也是沒有什麼是假
一切一切的影像
一片一片的記憶
一點一點的幻覺
一生一世今生今世
沒有下雪沒有下雨
沒有涼風沒有落葉
沒有秋天沒有冬天
沒有了⋯⋯

我和你
當太陽變成白色的時候
你給我傳了一個短訊
在今日世界的明日終結的那一刻
我和你成為了那些已經淡化了的影子
在已經不再存在的街道上
那些影子黑黑的
透進了那些灰色的泥土
一步一步我和你
一起來吧
時間是下午的七時零七分七秒
我和你看着那度白色的光
何時了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長江黃河維多利亞港
一杯清水
一口灰白的煙
多少個年頭多少次落葉
風在吹風在吹
手提電話的訊號
我在這裏我在那裏
在原宿和Charing Cross Road
在長安大街的廣場
在存在主義的咖啡店
在呼吸的那一剎
如一江逝水記憶的銀河
輕輕的來輕輕的去
鵝毛泰山
那些綠色綠色的竹葉
一片白雲一片白雲
那一雙手
那一雙眼
淚水和淚光
是千萬年萬萬年
是我在那在黑色筆記本裏面黄黄的書紙上面擦字膠擦走的一度度藍色原子筆的字迹
To Be or Not to Be
I write therefore 我是
音樂盒子的曲色
你已令我太快樂過
酒紅色的白水
紅色的墨水筆
行雲流水
他媽的他媽的
良辰美景Fly me to the moon
多少年又多少年
我們回去了我們回去了
我們成為了符號
ABCDEFGHIJKLM
M for Memory
N for Nothing
你什麽都看不見
什麼都不存在
腦海裏面的一點霧氣
煙火裏的一些記憶
Backup 在那本記事簿裏
深深的黑色思憶
色空空色

一萬年石頭
一萬頓海水
一萬擊硬盤
一萬億光年
一張白紙
一個短訊
你知道嗎?
那一次,那一次
我忘記了是早上還是晚夜
黑色的完全黑色的黑色的
一零八零一零七的解像度
無限的無限的無限
不會永遠不會
這是這是這是自我完成的一次又一次
什麼石頭什麼水
人生就是這種像透明一樣的聲音
沒有一樣
一點點一滴滴
那被稱為一的石頭
像夢像花像雨像血
流著流著那些血AB型的血
紅紅的一片黑
分解結合再分解再結合
我是誰是你是我是那片石頭
一口煙
站在那個月臺上那些光那些汗水
一口氣
就成為了那一年我告訴你的那一種質感
沒有忘記沒有什麼需要忘記
是9677267727
是1677897677
是五元二角
由尖沙咀的山林道到中環牛頭角的那一個地方
歷史是那一個大海那一片石頭
眼睛看見了
我成為了一片石頭
那個符號
世界到了一個盡頭
Copy and Paste
永遠永遠是對的
永遠永遠是錯的
新世界新的一首歌
重重又重重
萬重山萬重山

世界最高宇宙最高的
最偉大的可憐
一切正義一切英雄
歷史選擇了
歷史消滅了
成為了一個字母
成為了口中的一口煙
美麗的一口煙
去你的那一個moment
煙灰飛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