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稱
電郵
EN
正念科技藝術
進念.二十面體聯合藝術總監胡恩威撰,首載於第561期《溫暖人間》
地點: ZLive 活
科技進步帶來生活模式變化,通訊科技令溝通速度越來越快,反應快變得非常重要。如何在科技進步高速社會裏面尋找一個正念的生活模式,正正是今天我們生活的挑戰。以前我們用文字溝通,寫信寫明信片,後來發展到電報電台電視電腦手機電郵,到了今天WhatsApp Facebook IG MeWe WeChat LINE ,影像聲音取代了文字,聲影下的世界影響了我們對事情的反應,文字令我們思考思想,影像容易令人情緒反應。這個影像主導溝通的世界,令短情緒反應成為主導,一件事的定性要馬上立即決定。活在當下變成了當下活着,在一個速度主導的社會,我們的思想越來越多焦慮,我們的娛樂也越來越被速度和人流所控制,現代流行的各種娛樂電影電視遊戲電腦遊戲,都是官能刺激為主導的。所以我常常想能否應用科技去創造一個正念的經驗。甚至乎可以令我們的生活更加正念Mindfulness。Mindfulness正念是我們這個年代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 Mindfulness應對着目前我們身處的資訊科技消費主義社會空間的一種解藥。但是我們也要小心他變成了一個短暫性的逃避。今天西方科技的本質是製造更多消費,製造更多慾望,製造更加多的官能刺激。


《心經即是巴哈》(2020)
攝影/  張志偉
東方的傳統科技是開發人的潛能,認識身體禪修修行和各種各樣武術,目的都是開發人作為一個身體的潛能。意識和世界,身體可以怎樣去感受世界,感受空間、感受身邊的空氣。東方是身體的科技,內在的自我認識。修為由呼吸開始,呼吸正正是人類存在一個主要模式。西方科技要建立一個外在的系統。「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這16個字正正提供了一個面對科技進步的狀態。 色就是科技? 色就是什麼?空也是科技?科技的本質是什麼?西方科技的本質是什麼?空性的科技可以可能嗎?Bitcoin 是空的科技?今天科技是由西方開始的,目的是發展物質經濟,創造身體外在的物質生活,西方科技着重的是速度,需要不停進步透過速度製造更大的量,透過科技去解決一個問題,用藥去醫一個病,但是醫不了肉身整體。也醫不了心病。所有事都要有戰鬥模式,一定要有勝負。

標就是本,本就是標。

 


《心經即是巴哈》(2020)
攝影/ Apple Lai
香港是一個西方排名文化控制的社會,教育醫療學術經濟政府,都是跟隨著西方排名制度形式主義。香港藝術也面對同樣情況,西方認可的才是藝術。東方藝術中國藝術追求的是自在,不是排名不是短暫的金錢價值。書法是修練古琴是定靜,不是外在。用iPad寫書法當然不是書法,書法不是一個方便的過程,我們可以用西方科技展示書法,但不能iPad書寫書法,墨是書法本源。書法也是視覺影像,也是文字訊息。用西方科技互動書法是藝術上也是文化思想的一種互動。

我過去一直在實驗書法/ 藝術和西方科技可以有什麼可能,十多年前在董陽孜老師台北美術局展覽,用了董老師「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的書法字,利用電腦技術重組為一個動態影像,以當年最強的投影技術投影在一個若十五米長的展覽空間。色空之間隨著影像空間的明暗,對比黑白,墨活化為一個當下的感覺,科技帶來的不是刺激而是體驗,活在書法空間的一個實驗。如何以西方科技表現東方藝術不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科技藝術不是體用問題,是本質問題。我的科技藝術是對西方科技的解構,和對照。利用西方科技創造藝術空性,可能嗎?主題公園可以是正念樂園嗎?過山車可以變成慢活道嗎?

正念 Mindfulness 是一個方向,科技藝術的正念。科技的光影聲令空間正念 ? 科技藝術營造對呼吸的自覺,科技藝術令我可以放下科技的癡, 靜下來呼吸。在新的科技生態下可以有什麼和合的緣份?藝術方法方式如可以令科技產生一個靜態。生。活。靜。無,空。不是外在的消費消耗而是由觀開始,觀感觀音觀察觀音觀自在。科技藝術修行正念。技術不停在變藝術是不是不變? 藝術是當下?科技是無常?放下科技的執著?放下藝術的執著?藝術度一切科技的苦厄?五蘊皆空的空是官能?照和觀都是光,有光才可以見才可以空。光速是科技還是觀念?書法中的草書是速度的直觀,下筆行雲流水,科技令訊息光一樣散播,一即是多,多即是一,沒有唯一。新的科技創造了更多弘法和修行的可能,YouTube 大量和正念有關的介紹講座和協助打坐的聲影資料。科技也可以令正念的豐富無處不在。手機馬上可以變成正念修行的平台。面對科技正念就不是逃避科技而是面對科技,了解科技,運用科技創造正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