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稱
電郵
EN
再讀《庚子驚夢》導演的話
榮念曾實驗劇場2020
「借明代禁戲《牡丹亭》中的〈驚夢〉,在多事的庚子年進行與現實有關的劇場實驗。簡約的舞台表演輔以影像設計,善用語言文字出入於歷史、藝術與現實之間,發人深省,最後在人臉識別的一片紅色中驚醒,視覺效果非常強烈。」
國際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給《庚子驚夢》2020年度關注作品附上的短評。

 

圖/ 《庚子驚夢》(2020)
(編按:《驚夢二三事》臨演之際,一起回顧庚子年時榮念曾導演的意識和潛意識,帶著半年內發酵後的思考,對劇場,歷史,真相的反思與發問。

文:榮念曾 載於《庚子驚夢》(2020)場刊

大家好。庚子年的疫情影響我們的文化,尤其是我們的溝通文化,也影響我們對表演藝術的既有慣性想法和看法,這些對未來創作都是一個重要的契機,這個契機讓我們審視藝術的本質。這裏包括:藝術與社會、藝術與教育與市場、與社區與科技、及與文化等等,藝術是否應該更加獨立及辯證?更重要的是我們借契機將創意裏面的結構,重新去梳理。是什麼力量在推動我們創意?是經濟及市場嗎?是政策及體制嗎?還是藝術家本身思辯的文化?

圖/ 《庚子驚夢》(2020) 
庚子年真是一個麻煩的年份。如果由大歷史角度來說,這些麻煩可能微不足道。對香港來說,這些麻煩卻真正切膚。也只有如此切膚才棒喝我們去反思我們的本位。當我們回顧明朝的《牡丹亭驚夢》探討的叛逆,借夢來衝擊當日現實裡保守的文化和體制;香港有沒有作夢的權利,有沒有對文化和體制的批評力量,我們如何堅持這個權利和批評力量?這是政治挑戰,政治挑戰可以是創作內容,卻似乎不應該框住我們的創作的空間和取向。
 

圖/ 《庚子驚夢》(2020) 
我在檔案裏抽出一張八九年廣場上的照片,看著照片,來思考歷史,來思考什麼是英雄,來思考什麼是公共性,什麼是廣場,什麼是記錄,什麼是舊照片。照片裏學生們爬滿在天安門英雄碑上面,因為只有爬在上面才能看到更遠看到更多。到了今天,這批同學們都在那裏?三十多年,他們今天會怎樣看歷史、英雄和公共性?他們會怎樣看廣場?怎樣反思廣場上的行為?怎樣看自己?為何人們總希望往上爬?今天的反思中有沒有自質?然後是英雄碑,今天還在那裏。真想不到的是它在運動中居然有這樣的功能。

 

圖/ 《庚子驚夢》(2020)
《庚子驚夢》是由審視一張三十多年前舊照片開始。假想廣場英雄碑上面爬滿的青年人,其中一個墮下的剛巧跌在大家面前,躺在那裏一動不動。他好像暈掉了?還是死去了?還是睡著了?還是在做夢?我們就由假想他的故事開始,由他的夢境裏開始,橫跨六百年,穿越不同文化,談談革命前的故事也談談革命後的故事。據說革命前,群眾們都否定保守歷史所留下痕跡。因此大家都打倒過去的英雄銅像,彷彿出了一口寃氣。然後到了革命之後,逐漸又出現新一批的英雄,廣場出現新一批偶像。什麼是偶像?什麼是真相?什麼是假象?什麼是劇場?什麼不是劇場?我們都在問。


榮念曾實驗劇場 《驚夢二三事》
2021.7.9-10 (-) 8pm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發掘更多
劇季2020重溫:庚子驚夢
榮念曾實驗劇場文本《這是一張椅子》
 進念實驗劇場文獻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