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稱
電郵
EN
假音人——製造浪漫
假音人回到浪漫音樂會

00年代初期,假音人選擇ABAB容易上口的句式和極有個性的歌詞,在獨立音樂圈中站穩腳跟。〈什麼是青春〉中的「青春是一啖不會化的痰」描繪出假音人對青春捉摸不定又猖獗的畫像;〈我愛上了你的男朋友〉說出「我怎麼天生不愛自己」「我怎麼天生只愛完美」的感慨。而這只是他們音樂的冰山一角。大膽而富有哲學,在玩味中加入一點who cares 的鬼馬精神,讓假音人奪得當年Music Bus雜誌評選的年度最佳專輯第二位。香港獨立媒體網說,對假音人的音樂和浩峰的聲音,聽眾是癡狂與厭惡的兩極。在不討好的地下創作中,假音人笑嘻嘻地看著自己的hater,一心做自己想做的音樂,或許也是一種浪漫吧。

假音人對浪漫的執著,是在孤島中尋找海浪的共鳴。假音人在過去22年的音樂創作中,浩峰(陳浩峰)、馬立賢(馬仔)、鍾澤明(肥仔明),在獨立音樂人、流行音樂圈和劇場製作間,成全著自己與對方之於音樂的好奇。


圖 / 《假音人之陳浩峰爵士搖滾K唱會》 (2005)
假音人 × 進念:創造力長跑

假音人和進念的合作,要追溯到19年前的《2001:香港漫遊》。浩峰說,「當年要做一首香港為主題的歌曲,最直接的就是從香港這兩個字入手。香港,就是講廣東話,廣東話有九個音,所以那首歌就很奇怪的用廣東話的九個音調唱出來。」假音人的音樂創作,和進念的實驗劇場一拍即合,開啟這段曠世絕戀。馬仔和肥仔明提到,和進念的合作,不只是純粹的劇目。進念提出的問題、主題,都給人思考的空間,尋找在腦海中出現的影象或聲音。《香港歌書》系列,是假音人和進念諸多合作中的一個音樂企畫,在翻唱不同年代的歌曲中探討幾十年前香港流行文化的環境與內容。今年的《假音人回到浪漫音樂會》選擇70到80年代陳百強的歌曲,將浪漫幻化為兩個世紀間的對談。以浪漫為題,假音人各位都有不同的解讀。
假音人 × 浪漫:浪漫是貼在窗上的老舊報紙所擋不住的光

浪漫是肥仔明不常探索的情感,「不知道為什麼,情緒上會很直接地抗拒浪漫這個詞。」在創造音樂的路上,他卻找到了自己的浪漫。「我覺得很浪漫的一首歌,就是張學友1992年的年度金曲〈真情流露〉…… 這首歌不知道為什麼,在當時演出後是有很大共鳴的,幾乎所有正在拆台的同事都一齊唱這首歌。我就突然想到,這其實是不是一種浪漫呢?」一群人因同一個契機而體會同一種感動,是肥仔明的浪漫瞬間。而浩峰的浪漫是愛情,是親情,也是凝聚不同時空與維度的瞬間。「想起法國的歌手Edith Piaf,那個〈Hymn to love〉,是唱給她撞機死去的愛人的,但是那首歌,因為它的歌詞和音樂,令到你的感覺可以超越愛情的浪漫,變成對未來的盼望,對人生有一種理想。」而馬仔的浪漫是獻給自己的,「一個人去專心做好自己,專心去幫自己做一件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恰好是假音人的各位對於音樂的執著。
 
假音人X陳百強:忠於自己的音樂人

「其實陳百強是一個對自己的音樂很誠實的人。他自己的喜好,對音樂的好奇,其實是在他的音樂裡面表現出來的。」肥仔明在被問到為什麼要翻唱陳百強的歌曲時這樣講。陳百強之於音樂的執著,讓他成為一名用心的創作歌手,而假音人,也對這種癡情著迷。傳遍全城的〈漣漪〉、〈幾分鐘的約會〉,讓陳百強變成80年代香港浪漫的符號,成為那個時代的眾人偶像。陳百強對音樂的好奇讓他逆流生長,從自己的時代中脫穎而出。浩峰說,「那些作品,是只有是他才會有這種感覺的,是很有趣的。我都希望,在這個音樂會中,再去演繹這些歌的時候,我們都可以review一下這種感覺是怎樣的。」假音人這次的音樂會,挑戰將曾經的電波加入今日的頻率,在今天的環境中重聽80年代的香港音樂,產生的反應不明自述。這種重新認識,曾經的娛樂盛世影響著今日的香港樂壇,用流行音樂梳理幾代人的回憶。或許,這是香港老歌自己的浪漫吧。
假音人 × 合作:被接受,是膽量也是幸運

浪漫時期注重創作中情感的表達,忠於情感的創作,也讓假音人的音樂變成赤裸的內心解剖。從假音人的音樂中就可以聽出,他們的音樂創作是沒有固定的格式的。「很多時候其實是『唔知點解』的, 我有時候覺得『唔知點解』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在不清楚不熟悉的環境中,更會用心摸索,繼而找到一個所以然來,當中的過程令假音人的音樂變得複雜而有趣。2018年,假音人和盧凱彤合作創作〈圓謊〉,在霧氣繚繞的迷幻曲風中,撥墨般橫眉冷看,按下了時代的快門,拆下說謊人的陰沈假面。肥仔明在提到這次合作時說,「其實我們一開始收到的是一首快歌。」「如果涉及了創作,有一些東西是要大膽一點的……如果最後有什麼問題,就做回流行樂囉。」馬仔這樣補充道。假音人帶著「不如就搏一搏」的心態,逆著潮流大膽地進行創作。而說到大膽,不得不提到假音人近年的另一個作品 —— 二次編曲後的〈四季交易會〉。「很多東西都是我們不需要在時間限制裡思考的……我們有時都會很離譜,就好像遊戲一樣。」經過重新編曲的〈四季交易會〉,是一首每次聽都會有新驚喜的作品,樂譜上的細節在每一次被播放的時候就分頭跑出來,爭王爭后。「我猜我們都是幸運的。」馬仔這樣感慨。可以和不同的流行音樂人合作,在一個歌頌流行的社會中,有膽識創造逆流的音樂,挑戰流行亦被流行所接受。假音人的這種幸運,使他們走出屬於自己的創作路徑。
假音人 × 創作:迷路中創造美麗新世界

假音人說,他們是「越逼越不會動」的人,只在自由生長的陽光下與音符一同跳動。「我聽到以前的歌,可能surprise自己的就是,這些歌真的有用心去創作。」驚喜,是假音人創作的源頭,「就是想做出surprise自己的東西」。唯有不斷挑戰固有,才有可能在20年間一直帶來驚喜,這亦是假音人鞭策自己前行的動力。

「每一次創作都是一個迷路的過程。」假音人獨特的音樂註定了他們創作過程的不平凡。「要麼就是更加蕩失路,要麼就是你找到了一些你覺得可以是出口的地方,或者找到你原本想做的那件事。我們叫這些『找到』。」肥仔明在解釋創作的心路歷程時這樣說。在沒有設定目的地的地圖上,假音人像被精心安排到一艘在迷霧中迷失方向的船上,在熟悉與陌生的波動中前進。而假音人要做的,就是讓這艘船向各個方向出發,發掘更廣的海域。「每一次好像都是一個沈迷的過程。」浩峰這樣補充道。

跟著假音人出發,拿出walkman,重溫手指轉動的快退倒帶,在時代中尋找下今日的共鳴。進念「香港歌書」系列, 《假音人回到浪漫》音樂會,2020年11 月20至21日,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帶你逆流回到浪漫。
 
文/ 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