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資料

憑門票
成為進念之友 !

返回

黃大徽 舞蹈+劇場

春之祭(獨舞版)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黃大徽 舞蹈+劇場

春之祭(獨舞版)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 觀/照系列

  • 劇評

  • 觀/照系列

    觀/照系列是黃大徽的舞台作品集。由2004年至今,他的作品從曼谷東京台北走到巴黎倫敦柏林,遍及歐亞,但歸納下來其實都是在詰問自身與他者之間的參考和對照。舞蹈於他而言是框架(context)多於形式(form);而劇場就是一面澄明的鏡,不論創作人、演出者或觀眾,都會在那兒遇見自己。是次系列選取了他的四個作品,每個只演一場,包括《B.O.B.* 終極版 》(2005)、《1+1》(2009)、《春之祭》(2016)及剛在今年完成的《春之祭-獨舞版》(2018)。

  • 劇評

    黃大徽《春之祭》 跳出舞蹈人生的愛恨
    31-5-2018 青年日報
    編舞家黃大徽透過這齣作品,展現多彩的身體語彙,檢視自己創作初衷與軌跡,也表現對舞蹈的愛恨交織。當代劇場舞蹈界,對於俄國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舞劇《春之祭》情有獨鍾,音樂聲響或獻祭舞,為百年來表演藝術樹立典範,編舞大師碧娜‧鮑許延續作品精神,香港編舞家黃大徽以舞劇音樂,編創全新舞作《春之祭》。黃大徽表示,他透過新作《春之祭》看回自己,由舞者程偉彬、洪俊樂、盧敬燊、蘇樂鍵共同參與演出。舞台投影幕放著黃大徽沉思的影片,剛好盯著舞台中間的自己,他演出並和螢幕裡的自己思辨舞蹈為何物。黃大徽以抖肩、踢腿簡單的肢體語言,搭配投影幕不斷模糊的效果,似乎在詮釋編舞時的煩惱以及看自己作品的心情起伏。黃大徽表示,編創《春之祭》是一段衝撞自我的過程,道出對舞蹈又愛又恨的人生,創作及演出過程如同自我探索,不斷反思自己與作品的關係,還有舞蹈創作的初衷,也不斷遇見自己。閱讀更多 
     

     

    沈默作為巨大的聲音《春之祭》
    19-6-2018 表演藝術評論台

    黃大徽的《春之祭》衍伸自他2015的作品《縱裂》,在《縱裂》中,投影與語言的結構上都是相似的,但是螢幕上的發話者是舞者陳敏兒自己的聲音,且鏡頭是近身的鏡頭。從《縱裂》到《春之祭》,後者回到了編舞者同時作為舞者的發話端,由四位男舞者著相同服裝回應音樂,且扣除部分結構(例如特定段落對胯的運用)大多是即興的處理。也可以說《春之祭》把自我編舞與身體的思考收回作為編舞者的思考(而非前作舞者對自己的指令),那麼四位男舞者在此,是編舞者的不同化身嗎?透過燈光的處理,確實會有這樣的印象,無論是燈光探照空無一人的場上,四位舞者沿著黑暗行進,被困在孤絕的聚光燈下,又或者偶然亮起的全場,都很像是走進一個人的腦袋或潛意識,其旅行的路徑,像是思緒的衝撞狀態。而《春之祭》音樂的洶湧處,像是帶動這內在衝撞的力量。

    不過問題或許也就出在音樂的撞擊與身體之間能量的差異,當音樂持續播放下去,原有對音樂或編曲本身思考讓位給了對音樂的感受,但身體的回應是否能夠全然交諸於這感受?我覺得四位舞者,固然已奮力地拼搏,然而相對於全場每個角落都能聽得一清二楚的音樂,身體無法留下那樣清晰的印象。選擇《春之祭》作為音樂,並且也作為舞作標題時,這種不清晰,似乎使我產生對音樂選擇的質疑。假如黃大徽獨舞的部分,是對《春之祭》作為音樂,以及《春之祭》作為不同舞作的對話與思考,那麼四位舞者出來的部分,這個對話與思考,似乎完全臣服於音樂本身。也可以說是思考完全停滯了,除了身體被音樂帶走,別無選擇,那麼觀眾是否被帶走,也成為了唯一的選擇。

    閱讀更多

     

黃大徽 舞蹈+劇場

春之祭(獨舞版)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2

Dec

4PM

2 Dec

4PM
HKD$200 全日制學生:HKD$100 (不設劃位)
  • $200
座位表
  • 簡介

  • 創作團隊

  • 演出須知

  • 簡介

    觀/照系列之四
    春之祭(獨舞版)

    雖然舞者共有四或五位,但之前的《春之祭》在精神上其實是齣獨舞,在當中除了自我觀照之外,有人看見權力與支配,有人看見規範與自由,有人看見希治閣,有人甚至看見George Orwell 的《一九八四》。這些回饋都有可能成為獨舞版的一些發展脈絡。

    在消失中肯定存在。在生命中肯定死亡。一場冷酷祭典,一次意志和肉身的對決,沿著時間的軌跡殆盡消磨。

  • 創作團隊

    導演、創作及演出:黃大徽

  • 演出須知

    .廣東話演出
    .演出長約60分鐘,不設中場休息
    .遲到觀眾須待節目適當時候方可進場
    .進念.二十面體保留更改節目內容、表演者及座位編排的一切最終決定權